行业动态-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战略分析

        日前,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集团公司集团公司“副牌”的South32,在澳大利亚、伦敦和约翰内斯堡三地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South32就是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分拆出来的一块资产。据悉,作为新的实体公司,South32拥有更为多样化的金属和采矿业投资组合,包括铝、煤炭、镍、锰、银等。但不包括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最赚钱的两部分资产:铁矿石和石油天然气。
 
        首个交易日,South32三地表现不一。据外媒报道,在位于悉尼的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时,South32开盘价为2.13澳元/股,随后小幅走高至2.22澳元/股,最终以2.05澳元/股收盘,收盘价比此前市场预期的最低值还低。据统计,以该价格估算,South32市值仅约113亿澳元(约90亿美元)。
 
       但在伦敦证券交易所,South32股票价格开盘报于1.04英镑/股,随后上涨3.9%至1.08英镑/股,在约翰内斯堡,South32的股票价格也达到3%的涨幅。
 
        目前,除了South32股票价格的信息外,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暂未对外公布最新的与South32有关的计划。但关于这家新公司的想象空间,却被媒体和公众多次提及。
 
       《华尔街日报》近日称赞,South32当天在澳大利亚证交所挂牌上市,是近年来持续低迷的矿业市场中难得一见的“亮点”,也是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发展史上首次“混合挂牌”。
 
       澳大利亚民族电视台恭维说,South32在澳上市当天融资110亿美元,成为继母公司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力拓和贵金属生产商Newcrest之后,澳大利亚第四大矿业公司。
 
      抛开上述说法,South32另一个作用可能在于:让母公司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更专注于市场的“精华”。
 
       “分拆的目的是随着必和必拓集团公司的资产变得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复杂,我们希望能够简化我们的运营。”去年在上海期间,必和必拓集团公司CEO麦安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称,“出于这样的目的,我们新成立了一家公司叫South32,分拆之后两家公司都会变得相对简单,效率得到相应的提高。”
 
      他还对记者坦言,市场价格的下降意味着生产成本的降低,“我们认为通过这种业务简化,新成立的公司和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本身均将得到更好的发展”。
 
       事实上,去年年中以来,随着大宗商品价格节节下挫,不止是必和必拓集团公司,不少矿业公司、能源公司都传出过收购或分拆的传言。
 
      比如,近日,香港《信报》就引述澳大利亚媒体的话报道称,中国龙头钢企宝钢及中信集团已就增资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FMG与之谈判,并向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提出申请投资FMG,“相关讨论仅涉及入股或增持,而非全部收购”。FMG昨日则表示,并未得知此事,强调遵守披露原则,宝钢及中信亦未证实此次投资。
 
      更早前,外界一度认定矿业和贸易巨头嘉能可超达公司也存在收购澳大利亚另一大矿商力拓的可能性。
 
分分合合
 
       以崭新面孔亮相的South32,是全球最大锰矿石生产商,同时拥有全球最大银矿。该项分拆意味着2001年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与南非Billiton的合并自此又基本分开
 
      必和必拓集团公司伴随着市场行情的发展而发展。本世纪初,全球铁矿石贸易量才2亿多吨,尚不足2014年全球总量的20%,作为目前铁矿石最大需求国之一的中国当时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全面参与到始于1981年的一年一度的国际铁矿石谈判。
 
       但喜欢预测未来的铁矿石巨头们知道,未来的铁矿石市场,很可能不再是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定义的“夕阳产业”,恰恰将迎来爆发机遇。
 
       2001年,先前一心想收购巴西Caemi Mineracaoe Metalurgia S.A.公司(下称“CMM公司”)、最终被三井物产截和的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收购了被誉为“国际采矿业先驱,曾以不断创新和集约式运营方式闻名”的公司比利登矿业。
 
       据了解,当时,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很快以溢价20%、约280亿美元的总价,“搞定了”比利登。而后者之所以接受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也是为了避免被老对手英美资源集团公司收购。合并后的公司成立,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持股58%,比利登持股42%。这造就了“全球最大矿业公司”的地位。
 
       在分析人士看来,这场收购的影响力不亚于1998年英国石油公司对阿莫科石油公司276亿美元的收购案,“一方面,通过对比利登的收购,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节约了成本,扩大了公司的经营范围;另一方面,凭借该交易,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很快赶上了竞争对手力拓等,成为当时仅次于美国铝业公司的大型综合性矿业公司”。
 
      分分合合,走过十年。一直等到去年6月中旬,许久没传出新消息的比利登突然成为一则报道的“主角”。
 
      英国《金融时报》当时称,“必和必拓集团公司目前正在考虑出售比利登在当初合并后带来的几乎所有业务,以调整这家在英国和澳大利亚上市的矿业公司的业务重心,并放在合并以前的核心业务上。”
 
       “自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和比利登于13年前合并以来,很多来自比利登的资产对集团利润的贡献度一直呈下滑趋势:从合并时的约30%降至了如今的约10%。”《金融时报》还对“考虑出售比利登资产”的原因进行了猜测。
 
       最终,市场证明,必和必拓集团公司的确想分拆旗下企业,分拆的是旗下的铝、锰、镍、白银和煤炭等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路透社看来,该项分拆是2010年前后大宗商品价格开始下跌以来,采矿业最重要的重组活动之一,且“2001年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前身BHP与南非比利登的合并自此又基本分开”。
 
       与此同时,《国际金融报》记者去年就获悉,这家分拆出来的公司名称为“South32”,算是“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另起炉灶”的一家公司。
 
       为何取名South32公司?此前记者获得的解释是,公司以“维度”来命名,即同一纬度上,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有多处资产。
 
       就目前这种情况,《悉尼晨锋报》去年年底补充介绍称,虽然其命名“South32”看起来像是着重南半球,但实际上,“这个名字是致敬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南非及澳大利亚重要业务所经过的经纬线”。
 
       事实上,“South32”出现前,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曾用“Newco”作了16个星期的暂定名,且“名字及商标是必和必拓集团公司综合许多员工的提议及创业公司Designworks的专家意见后的选择”。
 
       South32现任首席执行官Graham Kerr也曾解释,有位员工曾提议用“32South”作为新公司的名字,这个方案最终被“加工”成了“South32”,因为,“测试组觉得后者听起来更顺耳”。
 
        “South32代表着公司的足迹及管理运营处的区域途径。”Kerr称,虽然大胆地将品牌与南半球绑在一起,但新公司也会向北半球发展,“South32将有着全球抱负,不会窝在当前运营的地方”。
 
为何分拆
 
       必和必拓集团公司股东以压倒性票数批准分拆新的矿业和金属集团South32,为后者的上市扫清障碍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South32拥有更多样化的金属和采矿业投资组合,与之前的传闻相比,还多了煤炭资产,还涵盖了铝、镍、锰、银等“小金属”资产。而在预料之内的是,新公司不包括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最赚钱的两部分资产:铁矿石和石油天然气,也没有钾肥、铜矿等战略布局资产。
 
       尽管公司名字破费周章,但资产的分拆却顺利获得了董事会的通过。据悉,必和必拓集团公司董事会早就在去年3月17日就建议股东投票批准该公司剥离South32资产。
 
       据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在提交给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的监管文件,该公司股东于今年5月6日就分拆新公司South32的提案进行表决,投资者每持有1股必和必拓集团公司股票将获发新公司1股股票。
 
       “当然会分拆。”一位私募投资人6月5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一方面,铁矿石和油气是优质资产,一定会将其纳入核心中的核心。另一方面,公司集中经营好更好的资产,以在弱肉强食的市场环境中,保持自己足够的竞争力。”
 
       必和必拓集团公司董事长Jacques Nasser在一项公开声明中称,“业务剥离将简化必和必拓集团公司的业务线,也有望解冻股东价值,同时缔造一家全新的全球多元化金属与矿业公司,它在旗下业务涉及的每种商品市场中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必和必拓集团公司预计,将因简化资产组合每年节省约1亿美元的成本。
 
       据记者了解,自2013年以来,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就在调整自己的发展思路。此前,在与《国际金融报》记者的多次接触中,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始终强调的是“提高效率”。其中,资产重组也是该公司提高效率的一部分。
 
       不过,在一位钢铁圈资深人士看来,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分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
 
       “铁矿石价格早就不复当年之勇。试问,如果铁矿石价格还处于100美元或200美元/吨的高位。必和必拓集团公司还会想着分拆公司吗?我想不会。”上述人士称,“何况,现在下跌的不止是铁矿石,还有其他大宗商品的品种。”
 
       “因此,外部市场环境的变化,促成了必和必拓集团公司的行动。”该人士认为,“但长远看,这么分拆也没错。毕竟,铁矿石市场还有需求,且这家公司的开采成本比较低。同时,分拆公司后,专注于一点,将让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更好地寻觅到市场机会。”
 
       事实上,麦安哲早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公司的战略布局没有那么简单地改变,而是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我们未来在铜方面的投资会大于铁矿石,而这并不代表铁矿石没有增长”。
 
       他还举例说,铜产品的特点是如果没有新增投资,未来产能会下降。“目前,我们对中国出口的2/3都是铁矿石,而铜只占对中国贸易量的1/6。铜的增长空间是很大,未来希望加大对中国铜的出口量”。
 
生存不难
 
       “短小精悍”正是South32的优势,与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和力拓这样的巨头相比,这些肚子里有料、尺寸适中的中小企业,拥有更良好的发展前景,更容易博取投资者的好感
 
        既然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母公司更将专注于核心资产,那么,South32公司又该何去何从?
 
        至少在上市前,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对股东们描绘了一个很好的蓝图。
 
        “这家新成立的中等规模矿产企业计划每半年将基本利润的至少40%用于派息,这将吸引那些追逐股息甚于资本增长的投资者。”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此前称,South32将从必和必拓集团公司继承6.74亿美元的净债务,这一数额不到分析师原先预估的一半,这为剥离资产成立的新公司South32留出了充分的成长空间,“或许,其未来发展前景比母公司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更为广阔”。
 
       就目前这种情况,澳大利亚媒体分析,“换言之,文件勾勒出的是一家债务较低、获利稳固、从整个行业的成本曲线来看资产状况良好的公司。”
 
       路透社称,由于South32的规模正好填补了超大型矿商和小矿企之间的空缺,并提供了从铝到银等林林总总的资产,未来感兴趣的投资者将不断增加。
 
       不过,澳大利亚媒体认为,South32的薄弱环节是煤炭资产,其中主要位于南非的动力煤资产对EBITDA的贡献为11%,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炼焦煤业务则贡献8%,“但必和必拓集团公司-三菱联盟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主要炼焦煤资产,并未被剥离进South32”。
 
      “澳大利亚和南非煤炭资产成本相对较高,这可能意味着,在煤炭价格接近六年来低点,且没有迹象显示困扰整个煤炭行业的供应过剩问题将得到缓解的情况下,难以维持盈利状态,一些收购目标很可能会被低价出售。”分析人士称。
 
      “关键在于,South32的管理层将有大把机会扩张或者理顺各项业务,在无需考虑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其他业务需要的情况下,他们应可更灵活且反应敏捷。”分析人士还称。
 
      “不管是铁矿石,还是小金属,怎么能不看中国市场?”上述钢铁圈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很重要的一点,当中国需求不在时,任何一家矿业公司的日子都可能不太好过。现在,刚上市的South32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我认为,中国需求下滑,可能短期内会对South32的业绩产生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机构CMCMarkets首席市场策略师迈克尔·麦卡锡对媒体称,该公司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取得巨大成功,“由于债务水平相对较低,可能会成为嘉能可超达等大宗商品交易巨头的潜在收购目标”。
 
       就目前这种情况,早先就有传闻称,超达矿业原负责人Mick Davis在带领一家新企业X2 Resource重返矿业时,曾打算对South32出手,但被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拒绝。
 
       但澳洲第八大基金管理公司BT Investment Management分析师布伦顿·桑德斯称,“起码短期内,它不太可能为成为被收购对象。毕竟,100多亿澳元的市值不是想收购就能收购的。”
 
       事实上,Kerr今年5月初也称,从必和必拓集团公司拆分出去后,“South32将考虑收购黄金以外的任何大宗商品”。
 
整合时代
 
       世界正迈向矿业整合时代。而这些变化都与矿业目前的发展密不可分,矿业繁荣消退,铁矿石价格暴跌超出预期
 
       综合各方面信息,目前有动作的何止是必和必拓集团公司。将范围扩大到整个资源领域,很多公司都在采取行动。
 
      《澳洲金融评论报》近日称,中国宝钢集团和中信集团已与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Fortescue Metals Group(FMG)就入股一事举行了会谈。
 
       报道还称,已有中国公司向FIRB就入股FMG一事提交申请,“但目前尚不清楚宝钢集团和中信集团是否参与其中”。
 
       就目前这种情况,有媒体分析,FMG前期由于铁矿石大幅度下跌至47.5美元/吨产生亏损,资金链也盛传出现问题,“宝钢和中信若在此刻出手确实是最好时机”。该分析还称,宝钢前期也有收购澳大利亚矿山的先例,此次入股也未必“完全是空穴来风”。
 
       针对上述消息,宝钢和中信始终未予置评。
 
        目前,比较确定的消息是,中国紫金矿业正斥资发起收购。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紫金矿业将向两家西方矿商收购资产,并与它们开展长期合资经营,突显中国作为战略布局合作伙伴对一些领先矿业企业的重要性。”
 
       紫金矿业公告显示,紫金矿业全资子公司金山香港与巴理克黄金公司签约,由金山香港以2.98亿美元收购巴理克方面持有的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50%股权,后者主要资产为巴布亚新几内亚波格拉(Porgera)金矿95%权益。
 
      同时,紫金矿业还扩大了与艾芬豪矿业的合作伙伴关系。据称,继今年早些时候购得艾芬豪9.9%股份后,紫金将斥资4.12亿美元,“收购这家加拿大公司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卡莫阿铜矿项目49.5%的股份,外加获得多数股权的潜在选择权”。
 
      这些变化都与矿业目前的发展密不可分。嘉能可超达首席执行官Ivan Glasenberg在巴塞罗那举行的一个行业会议上感慨:矿业正在遭受信心危机,无视需求情况过度供应正在损害该行业的信誉。
 
      “矿业是过去12个月表现最糟糕的行业,大宗商品价格、股票估值和信用评级均受到影响。目前,投资支出也下降,当前的水平较2012年高峰减少了600亿美元左右。”Glasenberg称。
 
       不能遗忘的是,2012年,正是在Ivan Glasenberg等人的参与下,全球贸易巨头嘉能可“吃”下了全球第五大综合性矿业公司超达,成为又一家足以影响矿业上中下三个链条的巨擘公司。
 
        相比较下,当时收购时,大宗商品价格都在相对高位。那么,如今大宗商品价格的低位,是不是会出现更多的矿业整合者呢?也许,时间会给出最终的答案。

常见问题:

  • 微硅粉混凝土的抗渗特性
  • 微硅粉混凝土的抗冻性特性
  • 影响微硅粉硅灰粘度大的主要因素
  • 硅灰混凝土的浇注和养护的注意事项
  • 微硅粉的加料和搅拌的注意事项
  • 推荐产品:


  • 联系电话:0533-5416178   传真:0533-5417178   鲁ICP备14035407号
    山东博肯硅材料有限公司主要产品: 微硅粉 硅粉 硅灰 手机版

    赛普森微硅粉客户至上品质服务
    客服微信 扫一扫

    赛普森微硅粉客户至上品质服务
    赛普森公众号
    微硅粉资料大全 客服中心